當前位置:首頁 > 新聞資訊 > 新聞資訊
    集裝箱里住人?貴陽悄悄流行
    2021-04-14

    傍晚,貴陽市云巖區友鄰路的一片建筑工地上,遠處的城市霓虹亮著,一輛輛轎車疾馳而過。盧福軍結束了一天的工作,走回了“家”。

    他的“家”很特別,不是租賃的民房,也不是臨時搭蓋的活動板房,而是一個個敞著大門、開著窗戶的白色集裝箱。近幾年,這種住人式的集裝箱在貴陽悄悄流行起來。

    這種白色的“大柜子”大約有18平米大小,有門有窗,通上電即可照明,租金每天只要6元錢,每月只需180元。就在這個“家”里,住著9名像盧福軍這樣的建筑工人,出門就是工地,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,見證著一棟棟高樓大廈的拔地而起。

    他們總在流動,活兒一干完,吊車轟隆一響,“房子”就挪移到了下一個工地。漂移的“家”里,到底是一番怎樣的景象,匆匆行走在城市中的他們,又過著怎樣的生活?近日,貴州都市報·都市E家記者進行了探訪。

    9月13日傍晚7時許,夜幕降臨。盧福軍的工友們陸陸續續回來。他們在友鄰路工地上從事立柱樁、澆混凝土、電焊、捆扎鋼筋等工作。

    圖片1.png

    脫去滿是泥垢的衣服,集裝箱里,飄來一陣陣歡悅聲。

    記者看到,這間大約18平方米的集裝箱內,塞進了五張上下鋪的鐵床,下鋪雜七雜八地擺著扳手、電焊機、切割機等工具,幾雙長筒膠鞋歪倒在床底。地面鋪上了水泥,集裝箱里加裝了插座和燈泡。因為沒有陽臺,他們把衣服晾在一條公用的繩索上。

    “房子”是老板免費提供的,他們自己不用花錢?!白≡谶@兒挺好,沒有什么不適應的?!?7歲的盧福軍是銅仁市石阡縣人,自從初中畢業后,他就離開了村子,輾轉于北京、廣東等地打工,已經過慣了這樣的生活。

    同樣,即便是包工頭,謝玉軍也每天住在集裝箱里。在漁安新城與未來方舟交界處的建筑工地上,一排白色集裝箱就在路邊。在一間集裝箱改成的小賣部內,謝玉軍正與幾名老鄉喝酒。

    謝玉軍很忙,這個從畢節市大方縣鄉村走出來的中年男人,18歲就跟著包工頭在各地打工,一直在建筑工地上打拼,拌過灰漿、搬過磚瓦、砌過墻。30歲那年,他開始承包一些小工程,之后帶著老鄉到全省各地的建筑工地上干活,蓋了數不清的高樓大廈。

    “這樣的集裝箱,只要你有地方擺,隨時都可以租,工地上租的比較多?!敝x玉軍告訴記者,這種住人集裝箱在貴陽出現了五、六年了,屬于活動板房的“升級換代產品”。

    集裝箱是一個整體的結構,用吊車、大貨車就可以直接運到目的地。每個箱子大約有18平米大小,有門有窗,通上電即可照明,租金每天只要6元錢,每月只需180元,不過要交5000元的押金。如果要買,集裝箱的單價是10000元。

    “住在這習慣不?”記者問。謝玉軍笑笑,“出來不就是為了掙錢嘛,住哪里都一樣,想寬敞就回家去?!?/span>

    謝玉軍沒有考慮過在貴陽買房,他在老家的房子寬敞大氣,有600多平方米?!拔覀兏さ嘏艿?,沒法啊,我家幾間房都空著呢”。

    再過四五個月,他們又要轉移到下一個工地,到時,集裝箱也會跟著一起過去。

    圖片2.png

    “我們以前在工地上住的還是帳篷,也就是幾根長木棍撐起兩片席子,現在這樣的帳篷很少見了?!笔嗄昵?,謝玉軍在工地上打工,為了吃住方便,老板就在工地上為他們搭建了幾個帳篷。夏天,帳篷里不僅悶熱,氣味還難聞,經常挨到后半夜才能睡著覺。

    后來發展到用防水布作墻、石棉瓦為頂的工棚,床是用工地上的鋼管支起來的,鋪上木板,放上被褥,就成了一個“大通鋪”,十幾個人擠在里面,只留得出供一個人行走的過道。謝玉軍說,這樣的房子比工棚強不了多少,冷風很容易灌進來,常常半夜被凍醒。

    為了保暖,他和工友們想了不少辦法。他們用廢舊鐵桶做個簡易的火爐,燒木頭取暖,“但太嗆人,而且不安全?!逼綍r晚上不忙時,大伙兒還會湊到一起喝上幾口白酒,喝酒發熱后出汗,汗出后就又覺得冷了,只好再用玻璃瓶裝上熱水當熱水袋捂著。住人集裝箱

    再后來,謝玉軍住進了活動板房,住宿雖談不上好,但床鋪都是獨立的,不用十幾個人擠在板板床上,很重要的一點,窗戶關得上。

    “這箱子好歹還是有個屋子的樣子,比從前住的帳篷舒服多了?!爸x玉軍現在與妻子住的是一個夫妻房,這樣一家居住在一個集裝箱里,通常是帶班或者工頭。

    45歲的游先福已經從重慶老家出來貴陽打工5年了。游先福在附近的未來方舟干環境工程,每天工作10個小時。夜晚,他也安頓在集裝箱里。

    集裝箱里,五張上下鋪床,只住了4個人,盡管這樣,依然顯得有些擁擠,床上凌亂地扔著被子和衣物。

    集裝箱用的電是附近工地上拉過來的,老板專門請了人做飯,吃飯、住宿全是免費。游先福每月有四五千收入,大多能寄回老家。“要是自己租房,每月少攢好幾百元,不劃算?!?/span>

    在這片工地上,只有少部分女工。盡管如此,男女宿舍還是嚴格做了區分。“男的住一起,女的住一起,像學生宿舍一樣,男同志一般不會進女工宿舍?!?/span>

    游先福說,幾年前,在一個工地打工,宿舍里還出現過男女混住。“有一對夫妻和幾個單身男民工住在一起的,也有一間房住四五對夫妻的,很不方便?!?/span>

    游先福對現在的住宿條件挺滿意,這里有窗,有門,通電,搬家也很方便,就像一個沒有車輪的房車。

    18平方米的空間,當然沒有廁所,更沒有洗浴間。

    工地老板搭了一個公共廁所,解決了他們上廁所的麻煩,然而,洗澡就成了他們的大麻煩。游先福在工地打工十幾年,呆過近十個工地,只遇到一個工地專門修了澡堂。

    游先福愛干凈,在集裝箱旁,他和工友們用塑料布搭建了個一平米左右的小棚子,用來沖涼。工地上水雖然不缺,但是水龍頭很少,所以都需要用桶接水來洗。

    天氣熱時, 他們就接上一桶水,提到棚子后面,光著身子,對著星空,嘩啦啦的,用冷水來沖洗滿身的灰塵和疲憊。沒有下水道,更沒有花灑淋浴,一桶水一塊香皂一張毛巾,就是他們全部的洗浴用品。誰要去沖涼,就提前知會一聲,便不會有第二個人過去。

    一個屋子里都是重慶人,大家住在一起沒有產生過摩擦,白天有誰活沒做完會幫著干,很團結。閑暇之時,他們無處可去,大都待在集裝箱里玩手機打發時間。他們很少去商場,在超市里買瓶酒回來就能帶來短暫的快樂。

    晚上8時許,正值城市華燈初上,夜生活剛剛開始的時候。集裝箱里逐漸安靜下來,動作快一點的民工已經開始臥床休息。兩名工友有一搭沒一搭地拉著家常,每人眼前一部手機,手機里,大多是妻子的聲音。

    游先福給家里打了個電話,顯示屏微弱的光線映在他的臉上。“家里還有老的老,小的小,最小的兒子還在讀初中,壓力不小?!坝蜗雀Uf,除了老人,故鄉最牽掛的自然是孩子。孩子一般是老人帶,只有過年過節回去看看。

    隔壁的集裝箱里,住著45歲的楊小扇和另一名女工友。在宿舍里,楊小扇正在給在老家遵義的小女兒納鞋墊。丈夫在老家幫人修房子,兩個孩子一個打工一個在上初中。如果只守著田地耕種,農作物的收成僅僅能維持日常生活。

    楊小扇的的床比男人們的床整潔很多。床頭簡陋的木架上,整齊地疊放著衣物。

    楊小扇洗過碗、背過磚,也卸過貨。在建筑工地里,她學著攪拌混凝土,有時也與工友們合力抬走幾百斤的石頭。

    “我沒有文化,干的都是力氣活?!边@個瘦弱的女人說,剛開始,一天做10來個小時,一個月她能賺一千多元。因為她干活賣力,工資很快漲到了2000元,這成為她堅持不懈的動力。

    來貴陽快兩年了,她沒有到貴陽城里玩過。楊小扇說, 什么時候兒子書都讀完了,她也就可以回老家了。

    轟鳴聲灌進耳朵

    圖片3.png

    工地上,除了有許多建筑工人,也為在外打拼的人提供了洗車工、搬運工、水電工、保安、等工作崗位,甚至還使得一些餐飲小店、小雜貨鋪、門窗批發店有了固定的客源。

    三個月前,一次偶然的機會,黃佳玉和丈夫發現了漁安新城附近這處工地。吸引他們的,是集裝箱低廉的價格。它們以前的主人是一群建筑工地的工人,現在以每間每月300元的價格,再分租給像黃佳玉這樣的零散住戶。

    黃佳玉是江西安義縣人,經人介紹,兩年前,她和丈夫來到貴陽,在未來方舟做門窗批發生意。前期的投資, 花光了他們多年的所有積蓄。由于手頭不寬裕,對貴陽這座城市也不熟悉。一個月300元的集裝箱,成為了這兩個從家出來打拼青年的最好選擇。

    “出來賺錢嘛,能有個地方躺下睡覺,已經心滿意足了?!彼驼煞虬滋煸趶S房里做工,晚上回“家”里做飯、睡覺,很少有休閑時間。說是“家”,其實也沒有啥布置:一張大床,一張木桌上擺放著衣物、行李和一些生活用品,床頭邊放著一個帶取暖功能的茶幾。

    有了女人的拾掇,集裝箱里便要舒適不少。巧手的黃佳玉一直想使這個局促的屋子變得更體面一些。她用了一天時間,用木板搭成了三層的鞋柜。鍋碗瓢盆被她擦得發亮,整齊地放在一個簡易的木柜里。

    黃佳玉是個很會過日子的人,買菜的時候她都會選當季的蔬菜,價格便宜口感也好,每天下班回到簡陋的家吃上自己做的家鄉飯菜,是夫妻倆消除疲勞最好的消遣。

    “剛住進來的時候,路上的車輛來來往往,轟鳴聲灌進耳朵?!秉S佳玉說,前半個月,他基本沒怎么睡好覺。后來,因自己每天在廠房干的事越來越多,晚上也就越來越困,對住宿要求也降低了。

    20歲的她已經有了個8個月的寶寶,和同齡人相比,黃佳玉已經提前感受到了有了孩子之后的責任。因為舍不得孩子和他們暫時擠住在集裝箱里,孩子已經送回老家給老人帶。

    不過,在黃佳玉眼里,能和丈夫在一起生活,不用分隔兩地她覺得很開心,夫妻倆希望能多攢點錢,那樣,就可以把女兒接到貴陽來。

    日復一日,匆匆行走在城市中的他們重復著同樣的生活。也只有在脫去滿是泥垢的衣服后,他們才談論起那些已經憧憬了無數次的夢想。

    盧福軍和工友們每完成一處樓盤,就要搬一次家。他會在路過未來方舟的幾棟大樓時,自豪地說“這地方的地基就是我們打的“。

    這天,盧福軍的女友來了,但集裝箱里不方便,匆匆吃了頓飯,女友又趕回了銅仁老家。盧福軍夢想著攢下一筆錢,再四處借點,或許幾年后,他就能與女友一起開一個養殖場,“這樣就可以不用再給別人打工”。

    對未來生活的美好設想讓盧福軍充滿干勁,他欣慰地認為,“現在的這份工作也挺好,要努力把它干好?!敝辽匐x那夢想接近了。

    即便背井離鄉,游先福還是覺得,比起農村老家,城市讓人賺得多一些。特別是每次給家里寄錢的時候,這樣的日子就更讓人看到希望。如今他最大的希望在孩子身上。“好好讀書有出息了,不再當農民,將來不再像我們這樣打工?!?a href="http://www.clredbottomshoesmall.com/c19168/" target="_self">住人集裝箱

    不知從何時起,黃佳玉喜歡上了貴陽這座城市,這位90后的姑娘開始盼望著有朝一日后面的那些高樓里,也能有一套屬于他們自己的房子。

     


    地址:北京市房山區竇店望楚村四區88號

    電話:15810155500
              010-80320068

    郵箱:1195015436@qq.com

    公眾號:

    Copyright ? 2021 北京盛世奧爾特活動房有限公司 官方網站版權所有   京ICP備13003209號-3

    《AV天堂东京热无码专区》 午夜视频在线观看